zx3pl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浮雲列車討論-第六百章 阿內絲分享-qyg1a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但尤利尔没见到水妖精熬的汤,他为此松了一口气。
“必须问清楚。”波加特坚持,“奥库斯不能白死。他是水妖精,肯定会知道同族的动向。抓住那个投毒者,我要将它烧成灰。”
“你会在抓到他之前没命,还连带所有人!听着,银歌骑士,你休想。”
“我实在看不出来你哪里像个快死的人,杜伊琳。”雷戈指出。
“因为我不是肮脏的凡人。”
“别这么贬低自己的过去,女士。如果你天生就是神秘生物,那当我没说好了。”佐曼插嘴。
“国王也曾是平民,是个尿裤子的小鬼。没人总把过去挂在嘴边。巫师,难道你想被虫子啃成蜕蛹么?”
“我只是担心汤不太够。”佐曼嚼碎冰块,“毕竟,中毒的人可不少。也许我们需要更多水妖精。”他的目光落在俘虏身上。被冻住的水妖精极力躲避,但它现在连翻身都是不可能的。
“你们真打算这么做?”雷戈说。
“你以为我想喝这个莫名其妙的水妖精的洗澡水?你以为这是我一个人的要求?呸!”她朝他啐口水,“说到底,水妖精能解毒本来就是某人的一面之词,我们应该询问更博学的人。斯特林大人方便出门吗?”
“放心吧,他只要初源,不要元素生命。”波加特冷冷地说,“但当他看见杰恩·赫瑟受到的无礼对待后,恐怕就会改变主意了。别忘了,杜伊琳,斯特林大人也是帝国贵族。”
“你提醒了我,骑士。遇到问题应该找主人拿主意,而不是和他的看门狗商量。”
他们的争吵不难分辨,尤利尔很快意识到波加特和雷戈希望暂缓制作骇人的“水妖精汤”,而杜伊琳与佐曼表示反对。双方发生分歧的原因在于,水妖精拒绝承认自己受指使投毒,而真言魔药认为他说的是真话。事情是明摆着的,里面另有隐情。“怎么回事?”他又问导师。但无论如何,没见着一锅“水妖精汤”实在值得庆幸。
“你来干嘛?”乔伊反问,“那些凡人……”
“……都快死了。我只好用神文捆住他们,这样能暂时阻止虫子的活动。不是它在井里下毒?”
“不是我!”乔伊还没回答,水妖精就尖叫起来。离得最近的杜伊琳厌恶地踢开它。
“我看你们确实找错了人。”尤利尔说,“水妖精都是女性。”
高塔女信使轻蔑地瞟了他一眼。
“元素生命没有固定的形态,尤利尔。”波加特提醒学徒观察水妖精被冰冻的下半身,“它按照人类的分类属于女性,但可以通过水流变化消除自己的女性特征……当然,它没法变成男性,顶多是这么个不男不女的样子。”
厨子可不在乎盘子里的是公牛母牛,是这个道理吗?“我听见不是它下的手。”
重生之師父不作死
“俘虏的求饶有何可信?”杜伊琳愤恨地盯着厨子,可怜的厨师在这些神秘生物的逼视下一动也不敢动,不知该听谁的命令才好。烧开的水在一旁冒泡。
“我相信圣堂的魔药。”尤利尔说。
“这里没你和你的圣堂的事,传教士。别在那说风凉话!谁下的毒有什么关系?要是你们的队长没撒谎,解药就在眼前。”
“确实如此。”佐曼咕哝。
尤利尔低下头,看见水妖精听天由命地躺在地上。它是无罪的,但却要被神秘生物吃掉。其他人将它视作等待屠宰的牲畜,他可做不到。他认识另外的水妖精,不能将她们与牲畜等同。当初奥萝拉为族群向碎月献祭梅米,难道他们也要牺牲一个无辜的水妖精来拯救自己的性命么?我决不会。
然而他的意见没有分量。“必须找到真凶,长官。”波加特对乔伊说,“他得为奥库斯的死负责。”
“还有人不同意。”
“雷戈,你同意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斥候骑士转过头。“银歌骑士不会滥杀无辜。”
乔伊与波加特对视。“圣堂宣扬不迁怒他人。”他最终开口,“但我不是非得遵守。誓言和条例规定有区别。”
的确有区别,尤利尔心想,否则你压根没有站在这儿的机会。作为曾差点焚毁莫尔图斯的自由人首领,乔伊本该被银歌骑士吊死在城门外,如今他却披上银甲,和帝国最荣耀的骑士们并肩作战。波加特和雷戈等待他作出决定,女信使与巫师佐曼则毫不示弱。帕尔苏尔竖起耳朵。
“水妖精知道彼此的位置。”乔伊告诉他们,“要找人还是直接解决问题,都差不多。”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直到此刻,尤利尔才真正从他身上看见白之使的影子。圣堂和银歌骑士团改变了他,他不再是黑木郡荒原的自由人了。或许对其他人来说,乔伊早已与过去割裂,但在学徒眼里,那不过是几天前的事。印象总是很难更新。就算成为神秘生物后,他还觉得白之使和自己年纪相近呢。
漫威裏的次元餐廳
佐曼眉头紧锁。“但愿这是事实,诸位,我不完全了解水妖精,但也没听说过它们彼此间有联系。没有巫师研究过这个课题。”
“你连自己待了十几年的地方都不了解。”杜伊琳嘲弄,“圣堂里当然有研究相关课题的巫师,而且并非少数。说到底,只有野蛮人才会把人炖汤。我们干嘛非得相信这个杂种的话?我更相信权威。”她转身就走,去找她的权威。
“这一刻我等太久了。”乔伊看着她的背影说,尤利尔很难形容他的目光。然后导师扭头看向水妖精。“别以为逃过一劫,阿内丝。你的同族在哪儿?”
……
天空开始下雨,对如今的莫尔图斯来说,这几乎是个好消息。没人知道水妖精给莫尔图斯的那些井口下了毒,雨水能让误饮虫子的凡人坚持得更久。杰恩·赫瑟没有杜伊琳口中那么疯狂,他仅仅得到了水妖精阿内丝的提醒,意识到井水出了问题。一切还来得及挽回。
诡异修仙世界 龙蛇枝
波加特拉扯缰绳,驱使坐骑与他并肩。“你没必要冒险,尤利尔。”他责怪道,“代替雷戈看管圣女大人,你可以守在庄园。”
他不清楚我和乔伊的约定。“杰恩·赫瑟和他的佣兵没理由对付你们,但偏偏只有我们的水井出了问题。”学徒指出,“对方很可能就是冲着苍之圣女来的。”
“正面放对,莫尔图斯没人是你和佐曼的对手。杜伊琳虽然是个不敬神的蠢货,但确实名不虚传。信使一般是克洛伊塔最优秀的神秘使者。”
時空旅人錄 文詞
“那和银歌骑士相比呢?”尤利尔反问。波加特不好回答。即便是在先民的时代,也没有神秘组织能与银歌骑士团相提并论。他向这位热心的斥候骑士微笑:“我也有个人原因,波加特先生。和圣女大人比起来,敌人都更可爱。”
“在任何人眼里,都是我们抓了杰恩·赫瑟的佣兵。秘密结社会来报仇。”
漫威之冬日戰士
“也许不会。我们动作很快,没准他们还没发现。你应该对你的队长有信心呀。”
鱼人传说
斥候骑士摸着胡子。“是吗?但我不知道除我之外,还有谁能为我们探听敌情。如果那个水妖精撒谎,我们只会扑空。他甚至没拿魔药检验。”
尤利尔一时没反应过来:“这说明什么?”
“乔伊是当地人,或许他在当地还有熟悉的朋友罢。你没注意,尤利尔?这些天他几乎没出门,但依然知道一些事情……你审问那些初源了吗?”
这不是他的工作。虽然可怜的赫瑟因贵族身份被解救出来,得以恢复应有的待遇,但他的手下就没那么幸运了。高塔女信使坚决不同意放过他们,尤利尔敢肯定,她将这些人视作送给伯纳尔德的礼物。
乔伊不允许她这么干。他警告杜伊琳,如果她再擅自行动,找到的解药就没她的份。伯纳尔德·斯特林不是那么好指望的,他的威胁起效了。
不论如何,尤利尔没再刺激这位前辈。“没有。难道他们也被找错了?”最近这类事情多得离谱。
“没那回事。根据供词,他们的确属于黄昏之幕结社,但上次的夜莺不是他们的同伴。那个水妖精说结社没有派他们来莫尔图斯,这次是私人行动。你或许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人是不会撒谎的。”
他的话很快得到了验证。银歌骑士们根据阿内丝的指引找到一处废弃已久的空屋,当学徒踏入后院,他立刻注意到被青苔覆盖的水井。一株白蜡树覆盖小半个庭院,叶子落了满地。景物无关紧要,连水井这类明显的线索也变得空洞,尤利尔诧异地发现,这个地方他居然不陌生。有什么要发生了,他预感。某些使人印象深刻的事。
“就是这里。”阿内丝说。她不需要再掩盖行迹,因此恢复了原貌。她的模样看起来就是个阿兰沃精灵,一双蓝眼睛戒备地四处张望。“哥菲儿就在这,大人,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你认识她?”乔伊问。
“不,不!我从没见过她。”阿内丝祈求地望着其他人,但只有尤利尔和她对视。“哥菲儿不是初源,她被施蒂克斯抢走六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