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3te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討論-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出谷相伴-k58o6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黄蓉听后果然松了口气,但很快又跳了起来,“好啊,你居然骗我!”
慕容复一怔,“我怎么骗你了?”
黄蓉没好气道,“我是……我是因为咱们快死了,才同意跟你那样的,可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一直都不会死!”
“这不是很好么,难道活着你就不愿做我的妻子了?”
黄蓉愣了一下,看了看头顶的绝壁,“其实一直困在这个鬼地方,死没死倒没什么分别。”
慕容复神色微动,“那如果我们侥幸出去了呢?”
最强特种兵之龙刃 重出江湖
“我也……”黄蓉脱口就要答应,但很快反应过来,白了他一眼,“你休想套我的话,如果咱们能出去,我肯定会一脚把你踢开。”
“唉,原来你这么无情。”慕容复哀叹一声,脸色黯然不已。
黄蓉见此居然有点不忍,“你别这样,我现在还不是任你作践,心里也……也只想着你一个人。”
慕容复仍旧一副很难过的样子,“你是因为咱们都快死了才这样的。”
黄蓉好气又好笑,“你这人,平时那么机灵,怎么突然变傻了,我若心里没有你,又怎愿意在这里跟你荒唐,你当我是什么人了?”
“我要的是永远,而不是仅仅因为被困在绝地你才愿意做我的妻子。”
黄蓉无奈,心想反正也不可能出去了,就随了他吧,于是说道,“好好好,怎么都行,就算咱们出去了,我也愿意做你妻子。”
“真的?你可不准反悔。”
“永不反悔。”
娛樂圈引領者 睡不夠的覺
慕容复心中一喜,恨不得立刻飞出绝谷,不过他现在不能这么做,否则黄蓉马上就会觉得他在算计她,非翻脸不可。
夏簫 西南方
“唉,怎么有点作茧自缚的感觉,我该想个什么办法才能‘合情合理’的离开绝谷呢?”一时间,他眉头皱成了川字。
“你在想什么?”
慕容复心念一转,“我在想怎么离开这里,好让你永远做我的妻子。”
黄蓉愣了愣,“别傻了,就像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么,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慕容复揽了揽她的腰身,“傻蓉儿,我虽然有用不完的精气可保你生机不断,但我们是需要喝水的,这里滴水也无,万一老天爷十天半月不下雨,咱们就会被渴死。”
“我还以为你真能让我们永远存活下去呢!”黄蓉反倒松了口气,“其实这也挺好,日子不会太长,不会太短,足够了。”
“什么足够了?”
“我们两啊……”黄蓉见他不明白,解释道,“要是让你常年累月对着我一个人,你肯定会腻的,与其那样,不如早点死了好。”
时间又过去三四天,慕容复还是没想出什么“合情合理”上去的办法,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利用御剑术攀上绝壁之时,这天绝谷上空忽然传来一阵喊声,“哥,你到底在哪?你回答我啊。”
声音凄绝,在幽谷中回荡不停,赫然是慕容雪。
慕容复听到这声音瞬间如若雷殛,呆立原地,声音自然不可能从崖顶传来,就是说慕容雪也下来了!
绝地传输 偷桃的冬瓜
“这丫头怎的如此不知轻重,她要有个万一,岂不叫我愧疚终生!”慕容复生气之余,又是浓浓的愧疚,想来定是郭靖将二人坠崖的消息传到将军府,慕容雪得知后不顾一切下来找他的。
想想也是他思虑不周,忘了这一环。
黄蓉没有听到慕容雪的声音,不明所以,“你在说什么?”
慕容复叹了口气,“有人下来了。”
“什么?”黄蓉一愣,随即一惊,“谁下来了?这怎么可能?”
“雪儿那丫头,我想她应该是来救我们的。”
黄蓉满脸不可思议,这悬崖有多高完全没个准数,峭壁上寸草不生,轻功再好若无处借力,无法换气,也同样会摔死的。
慕容复没有解释,他现在也不知道慕容雪是什么情况。
寻思半晌,他果断道,“我们出去找她。”
说着就要去抱黄蓉,不料她身形一晃闪了开去。
“怎么?”
黄蓉脸色微微变幻,“我不想出去。”
“为什么?”
黄蓉惨笑道,“我怀孕的事已经被靖哥哥知道了,你叫我怎么面对他,而且……而且……”
复仇首席的撩人妻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
慕容复自不难猜出她心里的想法,这段时间因为面临绝境她才完全放开了一切,可现在突然得知还有出去的希望,她难免会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
心念转动,他叹了口气,“你此前答应我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听过,出去之后也不会逼迫你做什么选择,一切还跟之前一样吧。”
黄蓉怔怔望着他,心里泛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慕容复自嘲的笑了笑,“能与你做这几天的夫妻,我也算得偿了夙愿,有些事总不能强求太多。”
“那……那孩子的事呢?”黄蓉心里那抹失落情绪愈发强烈,心乱如麻,转而问起了孩子的事。
慕容复沉吟了下,“郭靖只知道你怀了别人的孩子,不知道孩子是谁的,这样吧,你就说上次失陷蒙古大营的时候被人糟蹋了……”
话未说完,黄蓉横了他一眼,“你才被人糟蹋了,不对,我本来就被人糟蹋了,不过不是别人,而是你这个坏蛋!”
“得,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慕容复故作委屈的叹了口气,“那你照实跟他说吧,就说孩子是我的,一切解释权归我所有,让他来找我。”
“这……能行吗?”黄蓉脸上有些意动,随即解释一句,“我是说前面那句,说我在蒙古大营被……被那个……”
慕容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那么聪明会不知道怎么说?你放心,如果他因此而休了你,你大可以来找我。”
黄蓉目光闪动一阵,渐渐平复心神,“你非出去不可?”
慕容复指了指她的肚子,“那是我的亲骨肉,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当然不想让他埋葬于此。”
黄蓉沉默了,真的还能跟以前一样么?
过得一会儿,绝谷上空再次传来慕容雪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凄楚绝望,似乎随时有可能跳下来。
慕容复心念一横,“好了,就这么决定了,雪儿甘冒奇险来寻我,我不能让她有事。”
说完不由分说的将黄蓉揽到背上,身形拔地而起,沿着绝壁疾掠而上,如履平地。
黄蓉心里想着别的事情,没有去想为什么他的轻功能够轻而易举的攀上绝壁。
慕容复身形风驰电掣,只十数个呼吸的工夫便已攀上近百丈高,视线渐渐开阔起来,他放眼四望,果然,在百丈外的峭壁上挂着一道渺小的白影,不是慕容雪又是谁。
铮的一声,赤霄剑出鞘,慕容复身形离开峭壁,稳稳踏上剑身,御剑而行。
“哥,你到底在哪啊,你回答我……”慕容雪如哭如泣的叫着。
忽然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我在这。”
她循声望去,直接一道赤红流光蜿蜒而上,流光中裹着两道身形,其中一个正是令她肝肠寸断的慕容复,顿时面露狂喜,“哥!”
慕容复注意到慕容雪肩上背着一捆绳梯,而她正是踩在一截绳梯上,绳梯一端钉在峭壁上,原来她是用这种方法一点一点摸下来的。
“真是个傻丫头……”慕容复暗暗心疼,口中说道,“你小心抓好,我没事。”
落到绳梯上,慕容雪一下扑到他怀里,喜极而泣,“哥,你没事就好了。”
慕容复一手扶着绳梯,一手抚着她的背心,“你啊,我就算没事也差点给你吓死了,这么危险你下来干什么?”
慕容雪不着痕迹的瞥了他背后的黄蓉一眼,“我们快些上去吧。”
之后三人借着绳梯爬上悬崖,也是三人功力非凡,内息绵长,否则这数百丈的悬崖爬到一半就没力气了。
上了崖顶才知道,原来王语嫣、周芷若、骆冰等几个女人都在,正是她们几天不眠不休的轮流攀下悬崖,才能搭起这么长的绳梯。
人正青春花正红
王语嫣、周芷若眼睛哭得通红,慕容复自然又是一番好生安慰,忽然嗤的一响,寒光乍现,凌厉无比的一剑刺向黄蓉,出剑之人竟是慕容雪。
这一变故来得极为突然,别说黄蓉反应不过来,就连慕容复也稍微措手不及,电光火石之间,只得伸出手臂去挡。
蓝瞳之初音未了 夜掠影
噗一声,长剑自手臂上穿过,鲜血飞溅。
众女呆呆望着这一幕,慕容雪更是脸色煞白,“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慕容复没有责怪她,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没关系,这一剑就当我替她受了,好吗?”
“你……她……我不理你了……”慕容雪踉跄后退几步,忽的转身,哭着跑了。
王语嫣急忙上前拔掉长剑,替慕容复包扎,黄蓉想要帮忙却被她挡了开去,她虽然不像慕容雪那般极端,但明显不怎么待见黄蓉,其他几个女人的脸色也都差不多,倒弄得黄蓉有种里外不是人的感觉,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慕容复暗自叹了口气,“嫣儿,这几天襄阳城怎么样了?”
王语嫣点点头,“一切都好,我们没有公开你出事的消息,没人敢作乱,只不过有很多事还等着你抉择。”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