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ytu超棒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433章 我信推薦-2k81w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天空放晴,气温升高了些。
放眼看去,依旧是白多黄少。
五千人马正在缓缓而行。
圆圆的脸,臃肿的身材,但这并不妨碍普哈成为拔野古部的首领。
一双细细的眼缓缓睁大,然后看了身后的麾下一眼。
“让他们打起精神来。”
普哈的命令就像是寒风,让所有人都打个寒颤,然后强打精神。
“这等天气唐人只能缩在屋子里,他们抵御不了寒风和大雪。燕然都护府的人马不多,当我们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时,那些唐人将会颤栗,随后任由我们宰杀。”
普哈信誓旦旦,自信满满,“那些人将会作出回应,是掀翻大唐在漠北的统治,还是继续低头……没有谁愿意低头,只是不够强大。那么……便由我来打破唐人的强大,随后他们将会蜂拥而至。”
“是的,可汗。”身边的人很恭谨。
可汗,就好比中原的皇帝一样。
普哈决定起事后,就令人称呼自己为可汗,就差弄了个登基仪式。
普哈的眼中多了厉色,“拿下漠北,随后去和阿史那贺鲁谈谈,我们可以联手,在唐人虚弱之前,我们必须联手。”
前方一阵喧哗。
“斥候有发现。”
一队斥候回来了。
“可汗,我们发现了唐人运送粮食的车队。”
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一个贵族低声道:“可汗,只要有了粮食,我们就能招募那些人,诱惑那些人来投奔,随后越来越强大……”
粮食就是草原的命根子,普哈对此深知,他压住兴奋之情问道:“在何处?有多少?”
斥候的脸有些红,不知道是寒风还是兴奋造成的,“可汗,在右侧四里地开外,那些唐人驱赶着大车急匆匆的往右边去,我们追杀,他们在叫骂,然后往右边逃了。”
“右边……”普哈眯眼。
“可汗,右边就是去同罗部的路。”
是啊!
右边就是去同罗部。
斥候说道:“就只有五辆大车。”
“这不可能!”普哈笃定的道:“唐人的车队至少一百辆以上,这是掉队的。”
有人马上补刀:“是的,在这等天气下,大车会损坏,那么他们必须留下伙伴来陪同修理,等修理好了之后,他们会急匆匆的去追赶大队。”
“那是粮食!”
这句话代表了所有人的想法。
“杀光那些唐人,他们在雪地里无法快速移动,我们将轻易的杀光他们,随后夺取粮草。我们随后从容的去突袭燕然都护府,去杀死姜协那条老狗!”
“万岁!”
欢呼声中,普哈拔刀,“出击!”
……
五百余骑兵,外加热情的肯夫约派来引路的向导,此刻正在缓缓而行。
因为有向导的存在,朱备此刻只能装作是恢复了些精神的模样,不能做大动作。
他看看前方的向导,愉悦的道:“此事完成了,我等回去定然能得到都护的嘉奖。”
“是啊!”
唐旭应和着,却瞥了贾平安一眼。
在来同罗部的路上贾平安就和唐旭说了自己的谋划,用粮食作为诱饵,把普哈勾过来。随后就是丢下几辆大车,作为车队遇到麻烦的证据。
接着他又说了自己的谋划……装作死伤惨重的模样去安抚同罗部。这样的一箭双雕深深地打动了唐旭,于是二人背着朱备就安排了诱饵。
可普哈有多少人马,是否勾结了其它势力……这些唐军一概不得而知,一旦来的是数万人马……
唐旭想到这个就头皮发麻。
而这一切朱备都被蒙在了鼓里。
斥候就像是候鸟般的,隔一阵子回来一次,随即换人去哨探。
一队斥候出发了。
“这里没必要频繁派出斥候吧。”这里毕竟时燕然都护府的腹地,朱备觉得唐旭太过小心谨慎了些。
“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老朱不会看出些端倪了吧?唐旭有些心虚。
斥候一路往前。
“这里应当没事。”
斥候觉得问题不大,难免懈怠了些。
“咦!”
有人抬头,“看,来了十余骑!”
“是咱们的人!”
末世之最強軍團 許妳萬水千山
“迎上去!”
来的便是诱饵,一碰面就喊道:“快逃!”
这些诱饵都是唐旭亲自交代的任务,而斥候们只知道普哈很有可能会在前方伏击。
斥候们一脸懵逼,“为何要逃?”
“普哈来了!”
“不能吧!”
斥候一脸不怕事大的笑。
远方渐渐多了黑点。
斥候的笑容渐渐僵硬。
卧槽尼玛……好多人!
“逃啊!”
“要看清人数。”
斥候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职责。
诱饵喊道:“娘的,耶耶被一路追杀,早就看清了,五千余人,快逃。”
艹!
斥候们调转马头,狂奔而去。
“发现唐军接应的人,十余骑。”
普哈点头,“这是来迎接落后车队的人马,说明大队就在前方,快一些!”
他回身看了一眼,“辎重丢下,全速突击!”
这就和后世的战斗机遇敌后先抛掉副油箱是一个道理。
马蹄重重的踩踏在枯黄的草地上,草屑飞溅。
远方,唐军在溃逃,逃的狼狈不堪。
而五百余唐军正在悠哉悠哉的缓缓而行。
朱备在大车上躺着,身上盖着被子,只觉得浑身僵硬,离死不远了。
“为何躺着还更难受些?”
他不理解这种感受。
唐旭在前面些和贾平安商议。
“若是敌军人多势众……”
“怕毛!”贾平安一脸桀骜,“老唐,不管是薛仁贵还是薛万彻,乃至于早些时候的卢国公他们,带着数百骑都敢冲杀上万敌军,咱们怕什么?”
“可那是极少。”唐旭觉得贾平安表面看着老实,可内里却是桀骜不驯,胆子极大。
他淡淡的道:“一般人领军,有时候人数相当咱们也败过。”
哥在教你什么是天高地厚,免得你以后毛扎扎的去冲阵吃亏。
贾平安很认真的问道,“可我是一般人吗?”
唐旭脸颊微颤,“耶耶从不知你的脸皮竟然这般厚实,长安城的城墙都比不过。”
“脸皮够,吃个够。”
后面来了个军士,“朱参军问,要不派人先把好消息先告诉都护。”
呵呵!
这个……此刻距离都护府还有三日路程,可贾平安和唐旭早已经把诱饵撒了出去,这时候去报告好消息,回头他们密谋抢功的事儿暴露了,姜协能把他祖宗姜维的狠劲拿出来,把唐旭抽个半死。
唐旭看了贾平安一眼。
朱备看来很乐观啊!
贾平安说道:“告诉朱参军,是惊喜好……还是欢喜好?”
军士回去说了。
“惊喜……”朱备笑道:“我有一次回家前没给书信,突然出现在了娘子的身前,她那个惊喜啊!我至今依旧记得。武阳伯看来也是个有情趣的,回头一起饮酒。”
他裹裹被子,惬意的道:“都护定然想不到咱们会这么快就完成了安抚,而且肯夫约对大唐死心塌地,这哪是安抚,这分明就是拥抱,同罗部拥抱了大唐,哈……咳咳咳!”
他刚大笑,突然想起了贾平安的告诫,就转为咳嗽。
他看着前方和唐旭在低声说话的贾平安,不禁赞道:“这位武阳伯看似年轻,可手段却了得。再历练十年放出来,便是能坐镇一方的大将。大唐啊!总是这般人才辈出,让人欢喜。”
马蹄声渐渐传来。
“斥候回来了。”
有人在喊。
“回来就回来吧,大惊小怪的作甚?”
朱备有些不满。
“他们有些仓皇!”唐旭的眼皮子疯狂跳动。
卧槽!
小贾你这个畜生,莫非普哈真来了?
斥候拔刀挥舞,这是示警。
“敌袭!”
尖利的喊声中,向导一脸懵逼。
朱备更是不解。
“这是哪来的敌人?”
“准备!”
牛角号声中,对方出现了。
“五千余骑,是普哈!”
斥候带来了消息,而诱饵给贾平安一个隐蔽的崇拜眼神后,说道:“校尉令我等在半路等候大队,不曾想遇到了普哈的人马,随即一路奔逃……”
向导愤怒的道:“普哈是个骗子!”
没粮食了你还能出兵?你特娘的哄鬼呢!
黑压压的骑兵出现了。
修仙大保鏢
“扶我起来。”
扶我起来,我还能肝……朱备一脸坚毅的上了战马。
向导赞道:“果然是大唐,连文官都这般。”
“普哈五千余人,老唐,这一战如何打?”
贾平安的脸都红了,兴奋的无以复加。
这小子迟早有一日会成为令异族丧胆的名将!
唐旭抛掉脑海里的念头,“以少击多,以一击十,没有什么兵法,就是一个字……”
他看向贾平安,想起了贾平安以往在百骑经常鼓舞兄弟们的那个字。
“莽!”
莽就是了!
对面的敌骑缓缓减速。
“可汗,是唐军,五百余人。”
一个贵族有些不安的道:“他们带的大车很少。”
“说不定在后面。”
普哈神色如常。
此刻他有两个判断:第一这是另一股唐军,第二……他被唐军哄骗了,那五辆大车是诱饵。
不管如何,他唯一的路就是杀!
不战而退,那么这个偷袭也就可以提前结束了,随后大伙儿缠缠绵绵,浪迹天涯,或是去寻阿史那贺鲁做个小弟。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要妳! 南官夭夭
但谁愿意做小弟?
就算是一个乞丐,你问他想做老大还是小弟,他定然会选择前者。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普哈深吸一口气,刚想说话,那贵族紧张的道:“唐军厉害,要不……”
呛啷!
长刀出鞘,挥斩。
贵族捂着脖颈缓缓转身,不敢相信的看着普哈。
“乱我军心,杀!”
普哈回身,在阵前策马缓缓而行,喊道:“唐人无道,六年前,我们被击败了,于是诚心诚意的依附唐人。可我们得到了什么?得到的是饥饿,是不理不睬……”
士气起来了些。
普哈看了一眼唐军,“他们就五百人,最后的胜利定然属于我们。勇士们,去击败唐人,随后让我们去燕然都护府转一圈,去抢几个唐人的女子。”
最能让人提精神的就是两个东西,钱和女人。
那些铁勒人的脸上渐渐多了兴奋的红晕,鼻息咻咻,憧憬着普哈描述的美好前景。
一个贵族喊道:“十个打一个,谁能赢?”
干得好!
普哈微微颔首,把此人记在心中。
众人举刀欢呼,“我们!我们!我们!”
见士气大好,普哈缓缓回到本阵。
长刀前指。
马蹄开始动了。
一步步的,普哈的身体跟着战马的颠簸微微颤动着。
他知晓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击败眼前的唐军。
逃……可能逃到哪去?
若是逃窜,就只能去投奔阿史那贺鲁。
可他是铁勒部,当年铁勒人曾和突厥人厮杀过。
唐旭深吸一口气,“出击!”
战马缓缓而动。
有人在喝水,有人在吃着肉干。
双方不断在靠近。
速度起来了,阿宝一马当先,唐旭担心他,喊道:“小贾,回来些!”
贾平安充耳不闻。
身后,朱备拎着横刀喊道:“多少年了……大唐从未退避过,今日也将如此,兄弟们,一路冲杀,直至杀光他们!”
大唐从未退避!
寒风吹在脸上,可贾平安却觉得浑身发热。
您的竹马已上线
他第一个接敌。
阿宝机灵的从侧面冲过,敌军的长刀落空,贾平安一刀把他斩落马下。
随即他就一头扎进了敌军的中间。
“小贾!”
唐旭跟在后面,战马在疾驰,两侧的敌军在高速通过,不留神一刀就来了。
贾平安挡住了一刀。
随着双方的全面接触,都开始减速了。
贾平安领着一队骑兵径直往前冲杀。
“那是唐军将领!”
普哈指着贾平安喊道:“斩杀了他,敌军士气将会跌落。”
“可汗,我去!”
一个大汉拎着长枪冲了过去,普哈赞道:“我的勇士,你将会收获敌人的头颅和我的赞美。”
大汉从斜刺里冲了进来。
贾平安已经看到了他,一刀劈退当前的敌人,然后冲了过去。
大汉怒吼一声,长枪闪电般的捅刺。
贾平安一刀劈开,旋即近前,刚想挥刀,对方把长枪当做是长棍横扫。
铛!
贾平安的身体摇晃了几下,竟然没落马。
大汉调转马头,一枪捅刺。
这是要捅我的……
贾平安策马避开,然后猛地减速。
残酷总裁的新婚逃妻
阿宝完美的来了个刹车。
大汉冲了过来,顺势举枪一扫。
这一下来的迅疾,贾平安只能弯腰。
————
可他一弯腰后,大汉收枪,调转长枪,用枪尾的尖锐处刺去。
贾平安一刀斩开,随后横刀连续劈砍而去。
此刻二人都停住了,大汉用长枪灵活的格挡着,不时还击。
普哈笑道:“我们的勇士会让敌人知晓厉害!”
此刻唐军看似已经被他们包围住了,在劫难逃,晚些就能收获胜利的果实。
大汉竟然颇为自如,而贾平安和使长枪的交手不多,经验不够丰富,所以看着有些不敌。
“杀了他,虎男!”普哈得意的道:“虎男在部族中乃是一等一的勇士,那个唐将看着年轻,哪里会是他的对手?斩杀了他。对了,唐军斩杀敌将时会喊什么?”
身边的人笑道:“可汗,他们会喊万胜。”
“那我们该喊什么?”普哈狞笑道:“我们该喊杀光所有的唐人,夺取他们的兵器,随后去掠夺他们的女人!”
“看!”有人指着前方,“那唐将已经支撑不住了。”
大汉嘶吼着,长枪刺、扫、劈……一时间贾平安看着有些危险。
“小贾,闪开!”
曰!
老唐来了。
贾平安本想再琢磨一下,看样子却是不行,就在大汉一枪刺来时,他不是格挡,而是扭腰避开。
这一下看着就像是被刺中了一样,甲衣上竟然串起了火星。
“小贾!”
唐旭目眦欲裂,催马赶来。
贾平安左手夹住长枪,右手挥刀。
大汉下意识的抽枪,然后心中一凉。
他若是弃枪也就罢了,还来得及闪避,可就是一个习惯性的收枪动作……
大汉被一刀斩落马下,唐旭愕然。
普哈却心中一凉。
唐军此刻聚作一团,所到之处,敌军无不退避。顷刻间,竟然就夺取了主动权。
“挡不住了,可汗!”
天机神相 公子正
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唐军让敌军领略了什么是大唐武人。
有人下马砍了大汉的人头,贾平安举起摇动。
“万胜!”
唐军的欢呼声震耳欲聋,士气勃发。
向导也混在了中间,看到唐军的威势,不禁也用走调的大唐话喊道:“万胜!”
这一刻他的眼中都是兴奋之色,原先躲在中间,此刻却努力往前冲杀,一刀砍翻了一个敌军后,他举刀欢呼,“万胜!”
朱备就在侧面,看到向导的眼神,知晓此人已经是大唐的铁杆支持者了,就算是回到同罗部,若是谁敢说大唐的坏话,他将会第一个跳出来反驳。
这便是认同感。
大唐啊!
朱备仰天喊道:“杀敌!”
他摧动战马向前,身边的军士说道:“朱参军,你重病未愈!”
“什么狗屁的重病?大唐男儿,临死也是抱着敌人死!”
朱备冲到了贾平安的身边,为他挡了一刀,接着横刀劈砍,竟然把贾平安的对手斩落马下。
这是文官?
朱备在都护府干的是文官的活计,可此刻提刀砍人却娴熟的让贾平安想到了李逵。
“还等什么?”朱备见他楞了一下,就怒吼道。
是啊!
还等什么?
这一刻贾平安把什么帝王,什么小圈子都忘记了,只记得一个词。
大唐!
我是为了大唐而厮杀!
而不是为了某个帝王,或是某个小圈子!
他再度冲到了朱备的前方,横刀劈斩,当面之敌纷纷落马。
朱备冲杀到了唐旭的身边,借着间隙问道:“那武阳伯为何如此凶悍不惜身?”
唐旭看了前方的贾平安一眼,“当年他曾说要靠着厮杀青史留名,我不信……”
“竟然这般吗?”朱备看着贾平安冲杀的身影,“我信!”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