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fkd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是仙界萌新 我愛恰檸檬-第89章 他是徐家的人-4roi9

我真是仙界萌新
小說推薦我真是仙界萌新
莲儿和小秋早就没了主心骨,陈青河拔出玄冰剑的时候,二人只觉得彻体生寒,禁不住瑟瑟发抖。
彩云飞
两个城卫兵却显然不是被吓大的,他们先是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个年轻帅气的仙人竟敢抗命不遵。
卫兵并非乌合之众,他们在城主府兵的序列中,至少可以排在中上游,普通的兵卒修为从三阶仙人到七阶八阶不等,装备精良,纪律严明。
再者说来,他们代表了城主府,岂容他人这般校张跋扈?
“你这是在挑战褚城主的威严!”其中一人肃然说道:“提醒你一句!速速缴械就擒,乖乖接受调查,尚有一丝生机!”
公主的梦幻之旅 格瓦斯漫
事实上,卫兵并非完全相信血刀门周堂主的话,当真认定眼前这位就是正在被缉拿的“陈有猫”。
原因也很简单。
其一是他身为城主府兵,打心眼里看不上血刀门这种江湖门派,对血刀门徒有种天然的不信任;
其二也是因为,眼前这个人比通缉令上的画像俊逸得多,并且身边也没有跟着一只小猫,仅凭血刀门徒的一面之辞就被牵着鼻子走,无疑是憨批行为。
当然了,这并不影响他们捉人。
单是持剑闯卡,就已经是重罪了,完全够这俊小子喝一壶。
至于捉住以后究竟如何处置,那就要看这小子态度够不够好、钱财够不够多,甚至要看他愿不愿意牺牲自己的色相……
鸿雁城的大人物们,有龙阳之好的,也不在少数。
这里面涉及的交易和妥协,是城卫兵们最擅长的把戏。
陈青河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跟这小兵啰嗦。
“滚开!”他剑锋一震,便拍向离他最近的一名兵卒。
那卫兵只是四阶仙人镜,如何能抵得住陈青河随手一击,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直接被拍飞了出去,口喷鲜血,倒地不起。
飛上枝頭變鳳凰之雲雀篇
异变陡生,原本还在远处看热闹的其他城卫兵,立刻便齐喊一声,手持利刃围了上来。
陈青河持剑而立,冷笑不已。
极品至尊兵王
他的目的是出城,没必要就地斩杀城卫兵,那样只会惹来更猛烈的反扑——刚才那一剑只是威慑罢了,伤势虽重,却不至于致命。
当然了,如果这些卫兵们不识好歹,他不介意杀鸡儆猴。
萬界邀請函
反正已经被城主府通缉,陈青河不在乎。
“谁不服,站出来!”陈青河环目四顾,冷声斥道。
兵卒们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率先动手。
“且慢动手!”这时,忽然有一人匆匆赶来,此人身着玄色轻甲,背着一柄阔刃剑,身材挺拔,英姿不凡。
这是一位偏将,鸿雁城的每一座城门,都至少有一位偏将镇守,一般都是高阶仙人境,甚至还有一小部分达到了地仙境初阶。
至高神尊
这些人在城卫军序列中算得上是真正的精锐了,只因暂时没有合适的位子,才不得不继续当守门小将。
眼前这位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陈青河看向偏将,冷声道:“怎么,铁了心要留住我?”
偏将和善的笑了笑,目光定格在陈青河手里的剑上,“阁下可是城北徐家的人?”
陈青河心中一动,笑道:“总算遇到个识货的。”
偏将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挥手示意兵卒们散开,笑着说道:“我和徐家有些渊源,一眼就看出这柄寒冰剑的不凡,手下兵士们不懂礼数,希望阁下不要介意……”
渡我成魔
“好说。”陈青河皮笑肉不笑,“赶紧打开城门,我赶时间。”
“打开城门自然没有问题,”偏将笑眯眯说道:“只是,我有一事不明,那就是阁下为何会被血刀门追杀?据我所知,徐家和血刀门……“
“这不是你关心的事!”陈青河板起了脸,“别废话,就说你开不开门。”
偏将脸色青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正常,“只要阁下能出示徐家的身份令牌……”
陈青河冷着脸掏出来一枚黑色的令牌,在偏将眼前晃了晃。
这枚令牌一直躺在徐公子的储物戒指中,陈青河料来有用,果然排上了用场。
尽管令牌一晃而过,也足够偏将辨认了,他笑的更加自然,低声对身边兵卒吩咐道:“赶紧开门!”
小兵们不担责任,乐得听从长官的指挥,很快就把城门大开。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陈青河抱拳道:“希望你能帮我拦一下后面的血刀门追兵,他日必有重谢!”
说着,他示意姐弟二人跟上,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此人究竟是徐家的什么人?为何会被血刀门追杀?……必有重谢,他会怎么谢我?”偏将正回味陈青河话里的意思,那边厢,血刀门周堂主等人终于在打残了好几个红了眼的仙民之后,来到城门之前。
可惜的是,陈青河三人以奔出城外很远了。
“废物!”周堂主一跺脚,气急败坏道:“一个地仙境的偏将,还带着这么多兵卒,竟然拦不住三个低阶仙人,嘿嘿,真是踏马的废物!”
“周老三!”那偏将脸上挂不住,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此大放厥词?鸿雁城还轮不到你们血刀门做主!”
周堂主冷哼道:“是轮不到我们血刀门做主,但你可知道,此人正是城主府通缉的陈有猫?”
“你说是就是了?”偏将针锋相对,毫不相让,冷笑道:“为了自家利益而信口胡诌这种事,你们血刀门可没少做。”
“你……”周堂主脸色发红,拔刀喝道:“你找死!”
“我看是你找死!”偏将也刷的一声拔出了身后的阔剑,眯着眼睛道:“姓周的,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练练?”
“好,很好!”周堂主阴恻恻说道:“我早晚要找你练练,但不是现在……速速开门,我要去追拿逃犯,如果因此耽搁了,后果你承受不起。”
偏将脸色阴晴不定,忽然笑了起来,说道:“要我给你开门不是不行,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那个人可不是什么陈有猫,他是徐家的人。”
“哦?”周堂主冷笑道:“何以见得?”
“他手里的玄冰剑便是证明,况且他还持有徐家令牌!”偏将正色道:“我看的清清楚楚。周老三,我奉劝你在捉人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够不够让血刀老祖宁愿得罪徐家也要保你。”
偏将心里明白,他没有强行拦住周堂主不让其出城的权力,但想要帮那个“徐家公子”争取时间,也根本没有必要拦住周堂主。
他只需耽搁周堂主一点时间,就完全足够了——城外天地广阔,想要捉住一个早已跑得没影的仙人,谈何容易?
“持有令牌,你确定?”周堂主皱眉问道。
“当然!”偏将傲然哼了一声,“身为城卫军偏将,我不可能认错徐家的令牌……我现在可以给你开门,但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周堂主闻言,眼神闪烁,心里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追杀陈青河,自然不是因为狗屁的通缉令,血刀门没那么好心的替城主府办事,他是为了替丁副堂主报仇,而那人“陈有猫”的身份,也是通过黑市商人云老板得来,未必就是真的。
倘若对方果然是徐家的人,此事还要从长计议了。
城北徐家,可是鸿雁城老字号的大家族,他只是血刀门一个小小堂主,还真做不出可能会得罪徐家的决定。
“哼,小子,我记住你了,期待日后不要犯我手里吧……我们走!”周堂主终究是果断之人,很快做出了决定,撂下一句场面话后,带队便往城内折返而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