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ajn精彩小說 黎明之劍 遠瞳-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第二類越界和觀察者放逐推薦-js75l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恩雅所讲的内容对高文而言理解起来并不困难,但他仍然在听完之后陷入了长时间的思索,思索过程中,一些长久以来悬而未决的理论得到了证实,一些他原先想不明白的关键节点得到了补充,而最为重要的是——他终于确认了一个很早以前就有,但始终不敢确定的猜测。
神明是某种“封闭系统”,或者说,神明在某个文明体系内成立的前提,是这个文明体系在对应知识领域的“闭锁”——当一个系统中不再产生新的认知,当这个系统的成员不再尝试从外部寻找某些问题的答案,而是将问题的解释全部指向系统内部,神明诞生的基础就会成型。
因此,一旦这个系统转为开放,当外部信息可以成为系统内某些问题的“解”,依托这个系统而生的神明便会立刻遭到冲击,在致命的矛盾中迅速疯狂。
这是某种类似bug卡死进程,或外部污染注入系统导致崩溃的过程。
“所以,当最终忤逆发生时,群体的思潮其实并没有剧烈变化——因为跳出系统外的只有少数几个‘观察者’个体,他们所见的信息并不能立刻作用在整个族群身上,”高文慢慢结束了沉思,看着眼前的金色巨蛋说道,“‘思潮变化’在最终忤逆的过程中并不是个主要原因,甚至不是个有效原因,真正有效的原因……是神明自己遭到了否定。”
回尘
“以我的亲身经历来看,是这样的,”恩雅嗓音柔和地说道,仿佛谈论之事与己无关,“思潮与神间的关系极为紧密,二者之间绝不只是‘温床’与‘产物’的关系那么简单,甚至从某种意义上,神明本身就是思潮的具现化、统合化——神即思潮,因此只要思潮中的某股支流接触到了系统外部的特定信息,就相当于神明接触到了这个信息,而如果这个信息无法被系统自身的逻辑所否定,那么……系统的崩溃就必然发生。”
说到这里,金色巨蛋中传来的声音突然停顿下来,她似乎是在整理自己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高文耐心等待了几秒钟,才听到恩雅的声音再度响起:“……我还记得那最后一刻发生的事情,当龙族的飞船突破大气层,踏入在神话时代无人接触过的那片区域之后……尽管当时我已经完全无法再控制任何事情,连思考都已经彻底停滞,但那种感觉仍然透过神性和人性之间的链接,深深烙印在我的记忆中。
“那是一种冰冷而痛苦的撕裂感,带着从一个温暖舒适的环境突然被抛入冰冷陌生的环境之后的巨大惶恐,如同婴儿降生,猝不及防脱离了母体,面对着险恶的外部环境——我的神性部分不得不承认星空的存在,承认群星之上没有天国,承认星球之外是广袤无垠的‘治外之地’,承认自己的伟力只不过是宇宙中一粒尘埃上的渺小闪光,承认自身在浩渺的太空中毫无意义……在非常短暂的时间内,凡人们千百万年所构筑起来的神话体系便被冰冷的现实规律击穿,神话无法成立,神便也无法成立。”
恩雅的声音停下了,高文坐在她的对面,以手撑着下巴,在一段长时间的思考之后,他才慢慢说道:“所以,如果将文明视作一个不断演进的系统,那么只要这个系统发展到一定阶段,‘神性’就一定要消亡——因为神性是注定闭环的,祂与整个系统的演进方向不符,我们最多也只能保留下像你这样的人性部分罢了。”
“这是显而易见的结论。”
“这对神明而言过于残酷了,”高文轻轻叹了口气,“似乎谁都有资格活下来,唯有神必须死——你不认为这不公平么?就像你,哪怕你的人性部分还‘活着’,作为神明的你也死去了……”
恩雅沉默了几秒钟,轻声说道:“神也可以死,这才是最大的公平。”
丹心鐵血 南山樹下
高文心有触动,不由得说道:“虽然现在说这个可能有点跑题,但我们的许多技术却在追求让凡人也获得永生……”
“我知道,只不过即便是以如今洛伦大陆最古老的白银帝国来算,这一季的文明历史也不过才走了几万年左右,而对于凡人的时间尺度,这几万年便可以称得上是永恒——凡人所追求的永生在天文尺度面前是没有意义的,世间并不存在真正的永恒不朽,”恩雅沉声说道,“但从另一方面,在天文尺度面前没有意义的事情,在凡人个体面前仍有意义,所以这就是文明前进的理由……抬头看看天空,低头看看脚下,永远不忘其一,文明才有机会走向更远的地方。”
“天文尺度与凡人尺度之间的关系么……”高文沉吟片刻,突然笑了起来,“我们明明是在讨论终极神灾和最终忤逆这样实际的问题,到最后却好像研究起哲学来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摇了摇头,在略微整理思绪之后说道:“那么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是文明这个原本闭环的系统突然向外开放,导致了‘终极神灾’的发生,而这个‘开放’只需要一个很小但很‘确切’的口子,哪怕只是文明群体中的一两个个体突破了系统封锁都有可能达成条件……这个过程的本质并不是‘人向外看了一眼’,而是‘神向外看了一眼’?”
“可以这么理解。这就像用针去扎破一个气囊,针尖或许渺小,但对于濒临极限的气囊而言,整体的崩溃只需要那么一点小小的破口。”
“那么神权理事会的研究院终于可以做出定性了,”高文轻轻舒了口气,“我们一直在思考单一神明失控所致的‘神灾’和导致文明灭绝的‘终极神灾’之间的划分,现在看来……这一切的关键在于导致神明这一‘闭环系统’崩溃的原因具体是什么。
“在封闭系统不被破坏的前提下,构成文明的大量个体产生连续的、广泛的思潮变化并逐渐越过系统能承受的临界点,因而导致该思潮所对应的神明失控,这样所产生的便是‘神灾’,我们或许可将其称为‘第一类越界’。
“在封闭系统被破坏的前提下,构成文明的任意个体——只要是‘思潮’内的个体,对系统外的信息进行直接且无法否认的接触,同时系统内的逻辑又无法否认这次接触,那么这种接触就会导致那些建立在闭环前提下的系统崩溃,而由于所有神明都是建立在闭环前提下的,所以众神级别的失控必然会在这个阶段发生,我们应将其称作……‘第二类越界’。”
“很好的总结,”金色巨蛋中传来恩雅温和的声音,“迄今为止,除了上古时代起航者强行破局所带走的那些幸运儿之外,在这个世界所有的已知历史中,曾有不止一个文明经历过第一类越界而幸存下来,但在第二类越界发生之后仍然挺过来的文明……唯有塔尔隆德。”
高文注视着眼前的金色巨蛋,良久才郑重其事地说道:“是的,迄今为止。”
“很高兴看到你没有被这冰冷的事实吓阻,虽然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像你这样的人绝不会在这种困难面前止步,”恩雅的声音似乎带上了笑意,那里面混合着赞赏与慰藉的感情,“那么确认了‘第二类越界’的边际,对你接下来的计划可有帮助?”
“帮助巨大,”高文立刻点了点头,“至少,现在我们可以确认向太空发射无人探测器并不会导致‘系统崩溃’了——越界行为只有思潮中的智慧个体可以完成,换句话说,只有具备理智的个体才有成为‘观察者’的资格,这让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去做一些事情,不过……”
他说到这里皱了皱眉,表情也略显怪异起来:“或许是我在钻牛角尖,但我现在挺好奇一件事——哪怕真的有‘观察者’作为神明的眼睛跳出了封闭系统,实质接触到了系统外部的信息,这种接触就真的不可‘否认’么?神明的‘神性’仍然可以认为观察者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认为那是规模庞大的幻觉和骗局,认为有某种力量篡改了观察者的所有感官和认知,并从根本上否认‘跳出系统’这件事曾经发生过……”
“你是说……‘狡辩’?”恩雅对高文这个刁钻到近乎胡搅蛮缠的问题倒是丝毫没有意外,似乎她自己也这么思考过,“像把脑袋埋进土里一样对事实视而不见,通过欺骗自己的方式拒不承认那些从系统外部注入的信息,以此来维持神性的自我认知和逻辑成立?”
高文一脸认真:“这样不行么?”
豪門閃婚:帝少的神秘冷妻
“对凡人中的个体而言,‘自我欺骗’是很有效的逃避手段,有时候甚至可以让人在绝望的境遇中存活下来,但对神明……”恩雅轻笑了一声,仿佛带着浓浓的自嘲,“神明骗不了自己。我们本身就是一套庞大的逻辑系统,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认知-解释-反馈’这个流程基础上,这就意味着当一个信息刺激出现之后,哪怕我们的自我意志去否认它,这个刺激所引发的反馈……都已经发生了。”
高文注视着恩雅:“一个不可控的自然反应?”
金色巨蛋中传来确定的声音:“一个不可控的自然反应。”
“那么我很好奇——现在的你,还会受制于这种不可控的自然反应么?”高文突然很严肃地问道,“是否还会有某种刺激让你突然失去对意志的掌控,让你的本能再次偏离本性?”
“如果我的人性部分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我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谈论这些足以引发自我崩溃的话题了,”恩雅声音很平淡地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请放心——你所面对的是塔尔隆德巨龙以百万年的隐忍和举族命运为代价换来的自由,如果连这样的竭力一击都无法挣脱黑暗的命运,那这个世界也就无需追寻什么希望了。”
高文沉吟了片刻,轻轻点头:“……你说得对。”
随后他呼了口气,让话题回到最初:“我记得我们一开始是在讨论那些在星空中突然熄灭的信号,我们谈到有两个‘过滤因素’导致了我们这个本应格外繁荣的宇宙变得空旷,让群星间除了起航者之外便看不到别的文明突破星球束缚,其中一个是神明的失控,另外一个……就是魔潮。
“现在我们来谈谈魔潮吧。
“魔潮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东西?它到底是如何横扫并重塑这个世界的?刚铎帝国在七百年前遭遇的那场灾难,和真正能够毁灭世界的‘大魔潮’相比,到底有什么不同?”
“这些问题,现在的你可以说出来么?”
孵化间中陷入了一段时间的安静,恩雅似乎在认真斟酌着自己接下来要说的内容,换气装置和魔导设备低功率运转的轻微嗡嗡声在这样的安静中变得明显起来,如夏日午后的微风般环绕四周——直到恩雅终于打破这份安静。
给大家争取到了一些福利,关注徽·信·公众号【高文推书】,可以领最高888现金红包!
“我知道你们已经意识到了昔日刚铎帝国遭遇的那场魔潮和真正的魔潮其实是两种事物,你们将前者称为‘小魔潮’,而将后者称作‘大魔潮’,但实际上,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大,以至于前者其实根本不能算是魔潮——它确实和魔潮有关,但本质上,它其实只是一次未能成型的‘前颤’。
“而关于你们对魔潮的认知,我有一点需要纠正:你们认为魔潮会改变世间万物的基本性质,这是不对的。
我的兒子是富三代
“真正的魔潮……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大魔潮’,其实它根本不会改变物质世界——事实上,它甚至不会和任何实体物质产生交互,它只是一股无形的风,吹过了整个星体而已。”
高文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巨大的惊愕甚至让他有些失去了一贯以来的淡定:“你说什么?!你说‘大魔潮’其实根本不会影响到物质世界?这怎么可能?!”
“事实确实如此。”
“那大魔潮影响的是什么?那些切实存在的一次次世界末日又是怎么回事?”
還魂草
“它影响的不是宏观世界,而是‘观察者’本身,”恩雅的声音从蛋壳中平静传来,带着一种历经一百八十七万年的冷彻,“它偏移了观察者与物质世界的所有信息接触,令观察者的心智和现实世界错乱交互,它的本质不是一场带有物理破坏性质的风暴,而是一场覆盖范围达到天体级别的……群体放逐。
淑女本色,鬼王的新妃
“所以,毁灭的并不是世界,而是‘观察者眼中的世界’,但若是站在观察者的视角来看待这个过程,二者之间确实是同一件事情。”